<dir id="anHfov"><dl id="anHfov"></dl></dir>


    <header id="anHfov"></header>

    1.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  故事

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小故事 > 

      孝子化龙

      来源: 作者:

      很久很久以前岗颊,清河边住着一个刘地主和许多户穷人。其中有一对母子最孤苦无依。母亲王氏因丧夫哭瞎了眼睛岗颊,儿子二娃又太小岗颊,日子过得异常艰难。刘地主是极不愿意雇用这母子二人的岗颊,王氏多次跪地求情岗颊,刘地主才勉强雇了二娃来放牛割草。

      春夏的野草长得茂盛岗颊,割草容易岗颊,可是一到冬天岗颊,那就真的苦了二娃岗颊,到处都是枯草干土岗颊,往往是忙乎一整天岗颊,割的草依旧不够牛吃。

      有一天岗颊,二娃依然出去割牛草。由于实在太累了岗颊,就靠着一棵大树睡着了。等到醒来岗颊,太阳已经下山了岗颊,可是草还沒有割到一丁点儿。二娃急得满头大汗岗颊,沒有草岗颊,就换不到那可怜的一小把米岗颊,今天该拿什么回家给母亲做饭呢?母亲不是要挨饿吗?正在着急岗颊,一回头岗颊,发现树后居然有一丛草长得非常茂盛。二娃犹如见到救命稻草似的奔过去岗颊,沒挥舞几下镰刀就装满了一整背篓的草。“这草真好!要是每天都能让我找到这么一丛草就好了。”二娃边走边想。

      第二天岗颊,二娃放牛再次经过那棵大树岗颊,发现昨天刚割过的那丛草岗颊,居然又长得和昨天一样茂盛了。简直太不可思议了!哪有草长得这么快的?二娃沒有多想岗颊,兴许是自己昨天睡得迷迷糊糊地记错了地方岗颊,有草就割。不一会儿岗颊,就又割了满满的一背篓。

      第三天岗颊,二娃多了一个心眼岗颊,看看究竟是自己眼花还是真有这样一丛神奇的野草。是的岗颊,就是那棵树岗颊,就是那丛草。当二娃看到昨天只剩下贴地的一点草桩子岗颊,而今天却是半人高的野草的时候岗颊,二娃彻底傻眼了。冬天里有如此茂盛的草就已经很奇怪了岗颊,更何况这草一夜能长半人高岗颊,这草一定是仙草!二娃心想岗颊,既然如此岗颊,我把草移植到家附近岗颊,这样可以更好地照顾瞎眼的母亲。于是二娃先把背篓装满背回了地主家岗颊,然后再来挖草根准备移植到家里。

      当二娃将整丛草挖起来的时候岗颊,看到底下有一枚鸽子蛋大小的宝珠。二娃断定就是这颗宝珠让这丛草能在一夜之间长半人高的。他将宝珠拾起来岗颊,握在手里岗颊,透过手掌都能看到宝珠的光芒。

      二娃回到家岗颊,将这几天割草和挖到宝珠的事告诉了母亲。于是岗颊,母子俩寻思着既然这宝珠能一夜使草长得那么茂盛岗颊,如果放在米缸里的话岗颊,是不是米也能涨起来呢?

      二娃立刻跑去揭开米缸岗颊,缸里只有几粒小碎米。也不知宝珠是否能使这几粒碎米变成满满一缸米?二娃把宝珠放进了米缸……

      第二天一起床岗颊,二娃就跑去看米缸岗颊,揭开盖子一看岗颊,米缸里真的装了满满一缸白花花的大米。母子俩欢呼雀跃岗颊,这真是一颗神奇的宝珠啊岗颊,以后是再也不愁吃饭的问题了。

      宝珠放在米缸里岗颊,米缸每天都是满满的。于是岗颊,母子二人在取之不竭的缸里舀出米来周济邻居。渐渐地岗颊,邻居知道二娃家里有了这件宝贝岗颊,就出主意说:你们试一试把铜板和宝珠放在一起岗颊,肯定也能变出很多钱来。二娃真的就把一个铜板和宝珠一起放在了一个盆里。第二天早上一看岗颊,真的就有了满满的一盆铜板。

      二娃富了起来岗颊,自家盖了新房岗颊,也不给地主放牛割草了。邻居们受着母子二人的周济岗颊,感激不尽岗颊,日子和和美美地过着。

      世上沒有不透风的墙岗颊,不久岗颊,刘地主知道了二娃家有这样一件宝物岗颊,于是带着家丁气势汹汹地来到二娃家岗颊,想逼二娃交出宝珠岗颊,占为己有。

      二娃见势不妙岗颊,冲进内屋将宝珠从米缸里掏出来岗颊,直接就吞进了肚子里。宝珠进了二娃的肚子岗颊,透过肚皮也能隐隐地看到宝珠闪着亮光。刘地主想抓住二娃破肚取珠岗颊,可是二娃这时候力大无比岗颊,随手一抓一扔就把刘地主和家丁们扔出了门外。

      二娃眼睛都红了岗颊,好像受着极大的痛苦一样岗颊,跑到王氏面前说:“妈岗颊,我口渴岗颊,我要喝水。”王氏摸着二娃的手岗颊,像发高烧一样烫岗颊,马上给二娃舀了一碗水岗颊,二娃一口就喝了下去岗颊,接着便是第二碗岗颊,第三碗……

      王氏见二娃渴成这样岗颊,就说:“二娃岗颊,你要不就趴在水缸里喝吧!”二娃听母亲这么说岗颊,真的就趴到水缸上岗颊,直接把头埋在水缸里喝起水来。一缸水片刻间就被二娃喝得干干净净。

      王氏摸着二娃的手岗颊,还是那么烫岗颊,又说:“二娃岗颊,还渴吗?到河边去喝水吧岗颊,我抓住你腿岗颊,你趴在河岸上喝。”

      母子俩来到河边岗颊,二娃更觉得渴了。二娃催促着王氏:“妈岗颊,你快点抓住我的腿岗颊,我渴!”

      王氏摸索着使劲抓住二娃的左腿岗颊,二娃的大半个身子就趴下河了。

      突然间岗颊,电闪雷鸣岗颊,狂风大作岗颊,瞬间倾盆大雨就下来了。二娃还是趴在河里喝着水岗颊,只见那河水水位一直往下降。

      王氏感觉到了异常岗颊,叫着:“二娃岗颊,你还沒喝够啊?”

      二娃只顾喝水岗颊,根本不理会母亲。这时候又一道闪电下来岗颊,二娃一抬头岗颊,发现除了母亲抓住的那一条腿还是人腿外岗颊,自己整个身子就变成了一条龙。这时候岗颊,龙尾轻轻一摆岗颊,二娃就到了河里。王氏哭叫着:“二娃岗颊,死二娃岗颊,你不会变成了孽龙岗颊,不要我这个瞎眼的妈了吧?”

      那条龙本来已随着河水游走岗颊,听到母亲的叫喊岗颊,频频地回过头来看母亲岗颊,可是河水汹涌岗颊,离母亲越来越远。龙走了。他一共回头了二十四次岗颊,每一次回头岗颊,河底就形成了一个河滩岗颊,河滩的样子就像回头的遥望姿势。

      二娃是舍不得母亲的。于是他留下了二十四个河滩。后来岗颊,人们就称这河滩叫“望娘滩”了。

      自从二娃变成龙随河水消失之后岗颊,清河边上的百姓就再也沒有受过旱涝灾害了。大家都说这是二娃变的那条龙在暗中保佑住在清河边上的母亲。

      后来岗颊,为了纪念二娃这个孝子岗颊,乡亲们就在河边塑了像。

      至今岗颊,那塑像还立在清河边岗颊,那二十四个望娘滩还清晰可数。

      Tags:

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xiaogushi/157050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  人赞过

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  昵称: 验证码:



        <dir id="anHfov"><dl id="anHfov"></dl></dir>


        <header id="anHfov"></heade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