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lKDCY6"></th>





  • <mark id="lKDCY6"><col id="lKDCY6"></col></mark>

   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故事

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历史故事 > 

    青楼红粉风流泪

    来源:传奇故事 作者:张景得

    毒后母 贪财卖女春熙院
      
      “好你个不知死活的小蹄子缚僻,反了天啦!今儿个叫你尝尝家法的滋味。再吊高点儿!”
      苏老鸨儿瞪着两只凶狠贼亮的圆眼缚僻,右手一伸缚僻,身后一个叫秋英的窑姐儿缚僻,赶紧递过一根滴着水珠的鞭子。她瞅着吊在半空的小姑娘一阵冷笑缚僻,叉开双腿缚僻,挽起袖子缚僻,运了运劲儿缚僻,大胳膊一抡缚僻,那鞭子在空中兜着冷风缚僻,“叭”地一下抽到了小姑娘身上。小姑娘浑身一颤缚僻,因嘴被堵着缚僻,只得愤怒地睁大那双火辣辣的大眼睛缚僻,狠狠地盯着苏老鸨。

    青楼女子

    (图片来源网络缚僻,如侵权请联系删除)

      妓院老鸨子们用的鞭子缚僻,非常有讲究:那三股牛皮拧成的麻花辫缚僻,鞭杆短缚僻,皮梢长缚僻,终日在水里泡着缚僻,软得像根面条儿;打人时缚僻,“叭”地一声抽在皮肉上缚僻,那皮肉立刻便裂开一道血口子缚僻,叫你疼个半死缚僻,却伤不着筋骨。老鸨子们的“鞭技”缚僻,一个赛过一个缚僻,全身打遍缚僻,却不沾那粉嘟嘟的脸蛋儿。
      此刻缚僻,苏老鸨儿鞭如雨下缚僻,小姑娘的鼻涕、泪水连成了串。身上的红夹袄随着一声声的鞭响缚僻,横暴出一道道口子缚僻,鲜红的血缚僻,顺着衣服的破洞涌了出来缚僻,滴在树下干硬的草地上。
      一旁观望的“独眼龙”刘老鸨缚僻,隔一会儿便围着古桑转一圈缚僻,像卖烧饼的围着烧饼炉看火候一般。他老公——人称“尖嘴猴”的赵德顺缚僻,则在一边没心没肝地数着数:“……十五……二十……二十五……三十……”
      苏老鸨已抽红了眼缚僻,鞭飞如雨。不一会儿缚僻,小姑娘的裤子便被抽破了缚僻,一块块烂布条、补丁块缚僻,秋风败叶似地落下来缚僻,身上的皮肉缚僻,张开了道道血口。小姑娘实在挺不住了缚僻,热尿顺着裤腿流了下来缚僻,后面拉了一裤子烂菜沫似的稀屎。苏老鸨闻到臭味缚僻,这才住了手。
      “好缚僻,整整一百下缚僻,苏大姐手上功夫真是不让须眉呀缚僻,哈!”“尖嘴猴”讨好地递过手巾缚僻,叫苏老鸨擦擦汗缚僻,刘老鸨也赶忙从前院端来一杯热茶。
      苏老鸨儿接过热茶呷了一口缚僻,骂道:“妈的缚僻,这小蹄子简直就像一匹小野马缚僻,我开了一辈子妓院缚僻,还没碰上过这么硬气的小婊子。我不信就治不了她的野性!”
      忽听刘老鸨儿一声尖叫:“哎呀缚僻,小姑娘死啦!”
      苏老鸨儿回过神来缚僻,赶紧奔过去缚僻,伸手在小姑娘鼻下探了一会儿缚僻,冷笑一声:“放下来吧缚僻,我的鞭子有准儿缚僻,她死不了!”
      一个血淋淋、烂乎乎的小身子缚僻,放在了滴着鲜血的古桑下。苏老鸨儿命秋英去厨房打桶清水来缚僻,“哗啦”一声泼在小姑娘的血体上。昏死的小姑娘抽动了一下缚僻,呻吟着醒了过来。
      刘老鸨乐了:“苏大姐真不愧是调教雏儿的高人缚僻,那鞭子咬人却不夺人性命缚僻,小妹我今日可是长见识了。”
      苏老鸨儿烦躁地挥挥手缚僻,命人把小姑娘抬进地下室缚僻,扔在一张光板床上。
      夜深了缚僻,冷风不时发出一阵阵“呜呜”的声响。地下室里缚僻,小姑娘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缚僻,只觉得浑身活剜般地疼!她缓缓地睁开眼:呀缚僻,这不是我家的那间小黑屋吗?“爹!娘!哥……”她动了动缚僻,钻心的疼让她忽而清醒缚僻,忽而糊涂。咦缚僻,对啦缚僻,后妈不是领我买衣服来着吗?后妈呢?她极力忍着伤痛缚僻,收拾起打碎了的记忆。终于缚僻,白天的那一幕缚僻,又重现在眼前……
      小姑娘叫康素珍缚僻,家中人都称她为小妹。康小妹八岁时死了亲娘缚僻,拉黄包车的爹给她领回一位后妈。那后妈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缚僻,总是变着法儿虐待她——手掐、棒打、饿饭是常事。康小妹身上经常是青一块、紫一块的。后来缚僻,小妹一见后妈缚僻,便浑身发颤。那个家实在呆不下去了缚僻,康小妹便逃出家门缚僻,流落街头四处讨饭。后来爹发现了她缚僻,将她又领回了家。
      今儿一大早缚僻,爹出去拉车了缚僻,后妈一反常态缚僻,露出稀罕的笑脸缚僻,说要给她买新衣服。后妈带着她缚僻,七弯八拐缚僻,却将她带到了春熙院缚僻,一百五十块光洋将她卖给了苏老鸨……
      康小妹躺在光板床上不吃不喝已经五天半了缚僻,肚皮贴了后心缚僻,脑子里昏昏沉沉的缚僻,已是进气少缚僻,出气多。
      这可急坏了苏老鸨缚僻,她坐在床沿上缚僻,一只肥胖的大手缚僻,抚在她的额上缚僻,抽抽噎噎地哭着:“儿呀缚僻,我的儿呀缚僻,看你瘦成什么模样了。妈妈我给你送好吃的来了缚僻,你睁开眼看看妈妈吧!”
      “妈妈!妈妈来了?”康小妹的头动了一下缚僻,轻轻呻吟了一声缚僻,眼慢慢睁了开来。可她眼里看到的却是苏老鸨那张丑陋的胖脸缚僻,她痛苦地闭上了双眼。
      苏老鸨儿赶紧抹了把泪缚僻,又甩了把鼻涕缚僻,抽抽搭搭地说:“儿呀缚僻,你睁开眼缚僻,听妈妈几句话吧。妈妈打了你缚僻,可不知后悔了多少天呢。儿呀缚僻,你以后跟着妈妈缚僻,妈妈把你当亲闺女待。你要不愿跟着我缚僻,养好伤缚僻,我就放你走缚僻,说啥也不能叫我儿饿死呀!”
      苏老鸨这招还真灵缚僻,康小妹的眼睛重又睁开了缚僻,哑着嗓子问:“你缚僻,你真的放我走?”
      “真的缚僻,妈妈发誓。不过缚僻,你得先吃东西缚僻,把伤养好。其实缚僻,这事儿怨不得我缚僻,我可没要买你缚僻,是你后妈硬把你送上门来要换我一百五十块大洋。现如今放了你缚僻,我可是人财两空了。孩子缚僻,妈妈我想了个两全其美的法儿缚僻,我身边正缺一个使唤丫头缚僻,你在这给我打几个月杂活缚僻,等你身子养壮实了缚僻,伤也好了缚僻,咱也就算两清了。你看这样可好?”
      康小妹一听缚僻,心想缚僻,是啊缚僻,人家是出了钱的。想到自个儿是亲爹不亲缚僻,后娘不爱缚僻,出去了也只得沿街乞讨缚僻,在这儿有吃有喝干几个月也不错。于是缚僻,她点头答应了。
      康小妹便这样留在了春熙院。

    Tags:

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lishi/gs/6190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人赞过

    猜你喜欢

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昵称: 验证码:

    <th id="lKDCY6"></th>





  • <mark id="lKDCY6"><col id="lKDCY6"></col></mark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