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pre id="QL23Gk"></pre>
    <title id="QL23Gk"><iframe id="QL23Gk"></iframe></title>
    <acronym id="QL23Gk"></acronym>


    <progress id="QL23Gk"></progress>

  • <article id="QL23Gk"></article>


    <abbr id="QL23Gk"></abbr><progress id="QL23Gk"></progress>

    <textarea id="QL23Gk"></textarea>


     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  故事

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故事会 > 

      一句话旗凶,道尽了世态炎凉、人情冷暖

      来源: 作者:张城武

        北宋神宗年间旗凶,王安石执政旗凶,权势如日中天旗凶,许多人羡慕他的权势旗凶,纷纷投奔到他的门下旗凶,极尽讨好拍马之能事。王安石的儿子王霄英年早逝旗凶,没有儿女旗凶,习学检正张安国为了讨好王安石旗凶,甚至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泣表示旗凶,自己愿意成为王霄的儿子旗凶,替王霄披麻戴孝。

      王安石执政旗凶,不仅实行了一系列改革变法旗凶,还修订了《诗经》、《尚书》、《周礼》的经义旗凶,颁布于学官。一时间旗凶,世人争相学习旗凶,科举考试也以王安石的《三经新义》为准。

      后来旗凶,王安石失势旗凶,保守势力上台旗凶,旧的经说又成为准绳旗凶,王安石所著的《安说》则被禁止引用。这时旗凶,王安石的门人纷纷改变自己的学术宗尚旗凶,讳言自己是王安石的学生旗凶,甚至还著书诋毁王安石。

      十几年后旗凶,宋哲宗即位旗凶,变法派又占了上风。宋哲宗下诏旗凶,王安石配享圣庙旗凶,并追赠王安石官衔和谥号。如此一来旗凶,学者们又都纷纷讲求《三经新义》旗凶,大量引用王安石所著的《安说》旗凶,过去曾从王安石学习的人又都自称是荆公门生。

      王安石一贵一贱旗凶,人情冷暖、世间百态尽在其中旗凶,若王安石泉下有知旗凶,不知会作何感想?不过旗凶,我想王安石他老人家其实是没必要抱怨的旗凶,因为在中国历史上旗凶,并非只有他才遇到这样的人情。

      孟尝君田文是战国四公子之一旗凶,好客喜士旗凶,门下有宾客三千。他在齐国为相旗凶,权倾一时旗凶,名声很大。不久旗凶,齐王受到秦国和楚国毁谤言论蛊惑旗凶,认为孟尝君独揽齐国大权旗凶,名声压倒了自己旗凶,便罢了孟尝君的官。三千宾客见孟尝君被罢了官旗凶,一个个都离他而去旗凶,唯有冯谖留下来为他谋划。

      经冯谖多方游说旗凶,齐王召回孟尝君并恢复了他的相位旗凶,同时又给他增加了千户封邑。孟尝君在回齐国的途中旗凶,不无感概地对冯谖说:“我素常喜好宾客旗凶,乐于养士旗凶,接待宾客从不敢有任何失礼之处旗凶,有食客三千多人旗凶,这是您说知道的。而宾客们看我被罢官旗凶,都背离我而去旗凶,没有一个顾念我。如今靠先生谋划旗凶,让我得以恢复相位旗凶,那些离去的宾客还有什么脸面再见我呢?如果有再见我的旗凶,我一定唾他的脸旗凶,狠狠地羞辱他。”

      听到这话旗凶,冯谖收缰下车旗凶,对孟尝君说:“活物一定有死亡的时候旗凶,这是活物的必然归结;富贵的人多宾客旗凶,贫贱的人少朋友旗凶,事情本来就是如此。您难道没看到人们奔向市集吗?天刚亮旗凶,人们向市集里拥挤旗凶,侧着肩膀争夺入口;日落之后旗凶,经过市集的人甩着手臂连头也不回。不是人们喜欢早晨而厌恶傍晚旗凶,而是由于所期望得到的东西市中已经没有了。如今您失去了官位旗凶,宾客都离去旗凶,不能因此怨恨宾客而平白截断他们奔向您的通路。希望您对待宾客像过去一样。”

      无独有偶旗凶,战国四大名将廉颇在赵国得势时旗凶,也有许多人依附于他。长平之战时旗凶,廉颇被免职回家旗凶,失去权势旗凶,原来依附廉颇的门客也都纷纷离开他了。

      长平之战后旗凶,燕国试图趁虚而入攻打赵国旗凶,廉颇因此重新被任用为将军旗凶,那些原本已经离去的门客又纷纷重新回来。廉颇说:“先生们都请回吧!”门客们说:“唉!您的见解怎么这样落后?天下之人都是按市场交易的方法进行结交旗凶,您有权势旗凶,我们就跟随着您旗凶,您没有权势了旗凶,我们就离开旗凶,这本是很普通的道理旗凶,有什么可抱怨的呢?”

      西汉文景时期旗凶,汲黯、郑庄为政清廉旗凶,都曾位列九卿旗凶,也都曾被中途罢官旗凶,家境清贫旗凶,宾客遂日趋没落。司马迁因此感叹说旗凶,汲黯、郑庄为人贤德旗凶,有权势时宾客众多旗凶,无权势时情形则全然相反旗凶,他们尚且如此旗凶,更何况一般人呢!

      司马迁接着还说了一个故事:下邽县有个自称翟公的人旗凶,当廷尉时家中宾客盈门旗凶,待到丢官旗凶,便门庭冷落、门可罗雀。他复官后旗凶,宾客们又想往见旗凶,翟公不想见他们旗凶,于是在大门上写道:“一死一生旗凶,乃知交情。一贫一富旗凶,乃知交态。一贵一贱旗凶,交情乃见。”

      Tags: 故事会

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gushihui/159014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  人赞过

  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  昵称: 验证码:




    1. <pre id="QL23Gk"></pre>
      <title id="QL23Gk"><iframe id="QL23Gk"></iframe></title>
      <acronym id="QL23Gk"></acronym>


      <progress id="QL23Gk"></progress>

    2. <article id="QL23Gk"></article>


      <abbr id="QL23Gk"></abbr><progress id="QL23Gk"></progress>

      <textarea id="QL23Gk"></textarea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