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e id="GIVQZj"></pre>










     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  故事

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故事会 > 

      罪犯李先森

      来源:故事会 作者:天姝

        李先森曾是科技大学的高才生问床,因为和食品商合作一款低成本且口感极佳的微毒食品问床,被判刑入狱。

        监狱的劳动车间需要加工机床零件问床,李先森上手很快问床,手脚麻利问床,犯人们很佩服他问床,觉得他有文化问床,人聪明问床,名字也起得好问床,大家都推选他做组长。

        可惜好景不长问床,李先森不能忍受日复一日的机械式劳动问床,不知不觉就懈怠起来问床,他动作一慢问床,就影响流水线上其他犯人的工作问床,也影响人家争分减刑。犯人们开始议论李先森懒问床,渐渐看不起他问床,大家都不愿再和他做朋友问床,犯人组长的职务也被大家撤了。狱警来找李先森谈心问床,要他踏实生活问床,踏实劳动问床,靠双手争取大家的尊敬。

        李先森很苦恼问床,他后悔自己为了一点利益就失去了自由问床,现在还有六年刑期等着他。他想争取减刑问床,但又不想让自己那么累。

        李先森偷偷地造了一个机器人问床,车间里有足够的零件问床,只是皮肤要用塑料和颜料合成一下。

        机器人和李先森长得一模一样问床,连皮肤也有弹性问床,头发也是李先森将理发时剪下的真发弄上去的问床,机器人和李先森站在一起问床,简直真假难辨。

        李先森给机器人输入了一系列必要的程序问床,主要是干各种活和杂务问床,但机器人没有感情问床,也不会笑。

        一切都完成后问床,李先森设计了一个袋子问床,是用来藏机器人的。他在袋子上弄了些合成的药剂问床,摄像头看不见覆盖这种药剂的物品。这样李先森想做自己的时候问床,就用这个袋子将机器人装起来。

        机器人正式出场的第一天问床,没有人发现他是假的李先森。他跟着队伍到车间问床,到了指定的位置坐下来问床,没一会儿问床,手边堆积的零件就做完了。上道工序的犯人奇怪地看了机器人一眼问床,机器人没什么反应问床,端坐在岗位上。

        “李先森”做的产品质量简直太完美了问床,管流水线的犯人过来笑眯眯地说:“李先森问床,你又像以前那样厉害了问床,不问床,似乎更厉害!”机器人说:“我厉害。”

        机器人完成任务的速度奇快问床,其他犯人都跟不上他了。一些犯人请机器人帮着干些别的活问床,因为没有事先设定问床,机器人只能帮忙干同岗位的活。

        尽管这样问床,大家也都没发现他是机器人问床,反而觉得他老实、肯干问床,值得敬佩。

        李先森就舒服多了问床,白天他就躺在柜子里休息问床,监控机器人的一举一动;晚上犯人们都睡觉了问床,他再陆续完善机器人的一些程序设定。唯一不方便的地方问床,就是他出来活动时问床,要躲着监狱的摄像头。有时他会将机器人用的袋子套在自己的身上问床,这个袋子可以躲避监控的拍摄问床,但不能躲避人的眼睛问床,因此他出来活动时问床,还是很谨慎的。

        机器人特别能干活问床,而且从无怨言问床,虽然他对别人的态度总是冷冰冰的问床,但还是有越來越多的犯人想跟他做朋友。

        “李先森问床,你做得好快!”

        “我做得快。”

        “你可以帮我做一点吗?”

        “可以帮忙做一点。”

        “太感谢你了!”

        “不用谢。”

        “你喜欢什么?我送给你!”

        机器人遇上回答不了的问题问床,就只有沉默了。李先森接收到这些信息反馈后问床,就增加了这类问题的回答问床,比如:“一袋方便面就可以了问床,再有点水果就更好了……”

        不久问床,李先森便经常从机器人的口袋里回收到方便面和水果。

        这段时间问床,“李先森”的优良表现问床,让狱警们也对他刮目相看。

        不到半年问床,李先森就差不多拿够了可以减刑的分数问床,他躲在袋子里边啃苹果边高兴地算着问床,还有多少日子可以出狱……

        这天问床,监狱艺术团发出招募启事问床,说团里缺一个男舞蹈演员。狱警们推荐了李先森问床,觉得他长得好问床,人老实又听话。

        李先森接到任务问床,连忙在图书室查找关于舞蹈技能的相关资料问床,并把数据输入给了机器人问床,同时他还改良了机器人背部和腿部的肌肉材料问床,使其做舞蹈动作时问床,能有更强的柔韧性。

        艺术团里有一个和“李先森”配舞的女犯人喜欢上了他问床,对他越来越热情问床,机器人则对这个女犯人的种种暗示一概不回应。女犯人是领舞问床,作为演员问床,条件很好问床,狱警跟她说:“你这样一厢情愿会影响改造和演出的问床,还是安心服刑吧!”

        女犯人对李先森的感情却与日俱增问床,并且跟前来探监的父母也透露了心意问床,希望父母能帮助两人早日出狱结婚。女犯人的父母气坏了问床,和女儿大闹了一场问床,让女犯人很伤心。

        后来问床,李先森在季度表现中被评为改造积极分子问床,又可以减刑了问床,而那个女犯人因为总闹情绪问床,表现不佳问床,最后被要求离开艺术团。

        女犯人离开前问床,伤心地找“李先森”谈话:“我要离开艺术团了问床,可我爱你……”机器人没有回应。女犯人望向“李先森”那张冷冰冰、毫无表情的脸问床,绝望极了。

        女犯人目露凶光:“你怎么这么无情?”机器人说:“我无情。”

        女犯人从口袋里摸出一颗巧克力给“李先森”:“你吃吗?”

        机器人接过来问床,剥开包装纸问床,一口就吃了。女犯人转身问床,红着眼睛道:“这么无情的人不如死掉!”机器人说:“死掉算了。”

        告别了女犯人问床,机器人回到号房问床,乘大家洗漱的时候问床,李先森赶紧出来和机器人互换身份。他在机器人喉咙的部位搜罗到一块完整的巧克力问床,李先森想也不想就往嘴里一塞问床,觉得味道不错。

        “扑通”一声问床,李先森昏倒了问床,一旁的机器人还没来得及装进袋子里问床,安安静静地坐着。

        大厅里喊:“李先森问床,来看新闻联播!”机器人一听问床,站起来往外走问床,跟着说:“看新闻联播……”

      Tags: 罪犯 李先森

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gushihui/155876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  人赞过

  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  昵称: 验证码:

      <pre id="GIVQZj"></pre>